專協成立緣由

協會宗旨

NEACP

 

Founded: 1978


 


Profile

紐英崙中華專業人員協會的宗旨,是促進會員間科學知識與人文觀點的交流、提升及運用,進而促使台灣、香港、中國大陸及美國的學術、技術、科學、和社會文化的交流。

紐英崙中華專業人員協會於一九七八年在波士頓成立。當初由曾經參加『國家建設研討會』之學者專家組成,後為廣泛延攬人才,會員並不限於參加國建會的人士,舉凡學有專精的學者、教授、專家及學生皆可入會。協會的二百多名會員分布於紐英崙六州:Maine、Connecticut、Massachusetts、New Hampshire、Rhode Island、Vermont。

本會為非營利性的社團。組織上設有董事會,幹事會及顧問團。董事會負責遠程的規劃、活動方向的擬訂、並協助會務的推展。董事會設董事長一名及十名董事。幹事會負責舉辦各項學術活動、服務會員、促進會員及會友間的聯繫,進而促進知識與經驗的交流。幹事會設會長一名、副會長十名分掌財務、文書等職。現任總顧問蔣宗壬,董事長王世輝,會長蔡明機

本會為增進紐英崙地區華人專業人士彼此的認識、知識的交流、經驗的分享,經常舉辦各項學術會議、研討會、演講及座談,邀請來自台灣、香港、中國大陸、和美國各地的學者專家及成功的企業界人士。會議的主題包括亞太文化與科技、電腦科技、生化科技、化學工程、環境保護、生物醫學、經濟發展、民主政治、國事論談、社會福利、華人社區、文學藝術、求學與就業、創業與投資等。另外本會也配合國內的企業團體、『青年輔導委員會』、『波士頓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等公營機構、及學術研究機構,舉辦人才延攬說明會,並安排就業,提供創業機會等。

榮譽顧問蔣宗壬


紐英崙中華專業人員協會,簡稱專協,成立於一九七八年。當時是由三十多位回國參加過國建會的成員,在羅德島聚會時討論成立的。當時在美國各大城市皆有類似的組織成立,許多城市的組織皆以國建聯誼會的名義為名。本會成立時,所有創會成員皆有共識,以成立一個專業協會為宗旨,會員不限曾是否參加過國建會,只要業有專長,不以學位職位為準,皆可成為會員。


專協成立最初的三、四年,沒有任何外來支助,皆自給自足。之後每年皆由青輔會補助經費,因為在蔣經國總統任內,專協是國建聯誼會的成員之一,深受中華民國政府的重視,所以專協帶有政治色彩,支持中華民國,這也是當年專協沒有申請美國非謀利機構之原因。許多會員因在美國國防有關部門就業,而不願被列為會員,會費則以捐款方式繳給專協。

專協的首次專題討論會是由筆者負責,以電腦為主題,在 Newton 的 Marriott 舉辦,為期兩天。由於當時波士頓沒有中華民國的機構,沒能請到中華民國的要員來演講,開幕式的主講人是美國聯邦政府HUD的女部長,當年參加人數超過三百五十人,致使午餐座位不夠,部份會員只好不在大會會場吃飯。因為午餐主講人是Digital的創辦人,我們只好匆忙的吃完飯,再返會場聽他的演講。當年沒有補助,大會結束本應收支平衡,但因其他原因差了一千元,由筆者捐出。

之後每年年會皆有專題研討會,曾請到許多名人專家來演講,政治人員中亦有多人,諸如陳履安、李煥、關中等等,唯出席人數不夠理想。這其間有許多趣事,諸如邵玉銘來演講時,筆者告訴他時間是45分鐘,到時必須結束。他講了一個小時還不停,筆者只好拉他坐下。晚餐時他說我控制時間太嚴,我回答他:「你不知道姓蔣的都是獨裁者?」當李煥院長在開幕式演講之前,筆者告訴李院長,大會中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團二十多人來註冊參加我們的年會,請他用詞客氣點,他滿口答應,但上台不久就說出“共匪”二字,然後改口,致使在場二十幾位大陸參與者退出,我隨著出去同他們領隊交談,告訴他李先生是口頭上說慣了改不過來。開幕式完了後皆是專題演講,他非常誠懇的說,他知道,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團隊中是否有人會回去後打小報告,如果他不帶隊退出,他回去不好辦,我只好自己拿出錢來退還他們的註冊費及午餐費。在九零年代初期,這位領隊敢帶隊來參加我們這個帶有色彩的組織所辦的專題研討會已經是有勇氣的了。

在八零及九零年代,專協為波士頓三大華人組織之一:中華公所、大波士頓中華文化協會以及專協。每次有大型華人聚會時,專協的會長和董事長皆在主桌上有個位子。專協每年年會皆得青輔會輔助,之後李登輝掌權,青輔會漸漸沒落,而改由文化組負責與專協聯絡。辦年會時,處長請專協的幹事及年會幫忙人員講員等吃飯 (星期五),文化組則請第二天的早餐,星期六的晚餐是會員大會,以及選舉幹事與董事,由會員自己出錢聚餐方式辦理。

早期專協僅有幹事會而沒有董事會,之後由於一位會長行事不當,與所有其他幹事會成員無法合作,而年會又接近,筆者只好出面邀請幹事會全體同仁在我家開會,將當年的年會辦完之後,由會員提出成立董事會。次年新會長在 Cambridge 湖南餐廳以聚餐方式招開會員大會,選出七位董事,筆者以最高票當選,致被推舉為董事長。那時董事會不參與幹事會的活動,僅有監督權,而連接幾屆幹事會都做得很好,所以董事會無所作為,也沒有改選,僅是會長下任取代一位董事。波士頓的華人組織與其它大城市的華人組織有一點顯著的不同,就是所有組織的幹事或董事都是需要三顧才出,別的地方尤其是國建聯誼會的組織,為了爭做幹事而吵得下不了台。就這一點筆者希望本會的會員們,能當仁不讓的出來為大家服務。專協與其在其它城市的姐妹會已失去九零年代的光輝日子,所以有些地方的姐妹組織早已解散。而專協近十多年來卻反而日益壯大,雖然仍無法與九零年代初期的聲勢相比,卻已比九零年代後期的專協要好多了。

專協與許多由台灣移民來美所創立的華人組織,有同樣的人文方面的困難。台灣自七零年代後期經濟起飛之後,出來留學的學人都是學成立即回國,即使留下來,也僅僅二三年後就返台,因為台灣的條件好,回國遠比留在美國好。而老一批留下來的,現在都已年長退休,也不太參與這些社團活動,所以這些社團的會員日少,且漸漸老化。期望專協以其立會的精神,不分地區,不分階級,不理個人的政治色彩,都能成為專協的會員,使專協能再度壯大起來。筆者亦期望今後所有幹事會董事會的成員們,能一本服務專協的精神,將個人的私心放下,為專協服務。盡可能做到做事但求盡力而為,做人但求問心無愧,一定能贏得大家的支持。